网站首页 > 专题报道

《焦新帅篆刻集》后记

发布时间:2021-01-13    来源:河南印社     点击次数:439

焦新帅老师

 

我的篆刻生涯发轫于初中一年级的篆刻兴趣课,自此乐在其中,不知倦也。十五岁赴郑求学,经娄红卫老师引荐,幸列冠玉堂谷松章先生门下。此后的每一寸进步都离不开恩师的教诲。


距上本册子《焦新帅篆刻廿四诗品》付梓,迄今已八年有余,因个人缘故,这几年亦未再印“名片”。去岁冬,容浩然先生嘱我治一组《圣贤语录》印章,并帮我汇集成册,又蒙李刚田先生厚爱题写书名,才有了这一本作业供师友检阅。

 

篆刻   满招损谦受益   2020年

 

我的斋号“乾堂”乃书法老师娄红卫先生所赐,意引《周易•乾》:“君子终日乾乾,夕惕若厉,无咎。”先生期许我自强不息,勤奋刻苦。此亦吾之座右铭,日日自省,不敢或忘。

 

这本册子由《圣贤语录》和《东坡赏心十六乐事》两组印章组成,组印的创作难度系数较大,因要避免重复感和单调性,故吾之创作风格略显“宽泛”。习印之路,初由黟山黄士陵入手,后受谷松章老师影响,对汉玉印和鸟虫篆产生浓厚兴趣。这几种印风在审美上均属雅逸古厚、静穆端庄之路,颇有共通之处。

 

篆刻   不畏浮云遮望眼   2019年


“印宗秦汉”乃元人吾丘衍面对秦汉之后印章创作日渐衰落之颓势,而提出重宗秦汉之号召,自此被奉为学印正统的“四字箴言”。清吴云《钱胡印谱•序》有云:“尝谓印章之有秦汉,犹文章有六经也。为文者必本六经,作印者必宗秦汉,其旨一也。”这也是我从黟山式印风上追秦汉之缘由。

 

己亥六月,鉴印山房、冠玉堂工作室于龙子湖畔落成,得大师兄孙辉厚爱,也为我提供一个可追随两位老师的栖息场所。两位老师对篆刻理论及玺印吉金的研究都可谓当代印坛的领军人物,“印外求印”更是每一个篆刻家不可绕开的课题。

 

篆刻   谁家碑额仆盘螭   2020年

 

篆刻印章之外的金石文字,对一个篆刻作者来说至关重要。历代印坛名宿,概莫能外。1887年前后,黄牧甫进入广雅书局校书堂,其学印之路由清人上溯秦、汉,不论古玺、秦汉印,抑或魏晋六朝之印,皆悉心追摹,汲取神髓。此乃其印艺历程之分水岭。概言之,若无此阶段的磨炼,黄牧甫篆刻艺术的价值与意义要逊色得多。先贤若此,遑论我辈?

 

篆刻   养心莫善于寡欲   2020年

 

生于中原,置身龙子湖畔,幸见诸多玺印金石,更可亲聆恩师讲学。惟躬自前行,于秦汉金石玺印之中汲取养分,莫失初心,方有所成。前路漫漫,吾将上下而求索,终日乾乾。

官方客服微信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书画官网.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2020042556号-1 主管:中国文联 主办:中国书画家联谊会青少年分会 地址:北京海淀紫竹院南路17号4号楼206、207室